首页 快讯正文

usdt交易所(www.caibao.it):杨国荣 | 传世文本与出土文献:走向合理定位

admin 快讯 2021-02-26 09:19:48 87 0

USDT官网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杨国荣 | 传世文本与出土文献:走向合理定位

晚近以来,随着地下考古的希望,新的文献时有发现。以《老子》一书而言,与之相关的出土文献便包罗20世纪70年代(1973年)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包罗甲本与乙本),以及稍后20世纪90年代(1993年)的湖北郭店楚墓竹简中的《老子》残简。其中,帛书《老子》虽然也有残缺的内容,但相对更完整一些,对照而言,郭店楚简的《老子》则缺失较多。只管存在诸种差异,但以上出土文献都涉及《老子》一书的差别版本,各有其不能忽视的意义。作为出土文献,这些陆续发现的文籍无疑具有主要的参考价值。从内容看,出土文献中若干文字的运用以及内容的表述等等,与传世的文本经常互有区分,凭据王国维所说的两重证据法(传世文献和地下考古质料的互证),对传世的文本与出土的文献加以比勘,既为阅读和明白传世的文本提供了主要的对照参照,也有助于明白历史上文本的变迁以及差别文本之间的相互相异。

然而,只管在文本的层面,传世文本和地下出土文本之间往往存在差异,对二者的对照研究也有不能忽视的内在学术价值,但对出土文献的意义不宜过于强调。古代文献的撒播,以传抄或传刻为主,在这一历程中自然会形成差别的文本。这里可以仍以《老子》为例。早在战国时期,《老子》一书可能已经泛起了差别的传抄文本;事实上,帛书《老子》和郭店《老子》残简,与现在的传世文本便在文字、表述、句式上有种种差别。然而,在解读时,不宜简朴地以是否属出土文献为取舍的尺度。就《老子》第十六章来说,其中有“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的表述,然而,该句在郭店楚简残本中却作 “天道员员,各复其堇(根)”。从语义和逻辑上说,“天道”普遍而为一,自己即为万物存在的凭据,作为统一的本源,天道显然无法以“各”复其根来划定,唯有芸芸之物,才有“各复其根”的问题。以此观之,传世文本的表述(“夫物芸芸,各复其根”)于义于理显然更为可取。一些作注者对“天道员员,各复其堇(根)”作了种种疏解,虽繁复引证,但仍难免有曲为之说的趋向,而未能注重以上提及的实质寄义。这一征象同时也解释:掌握经典,不能拘泥于出土文献,更不宜有“凡出土文献皆胜于传世文献”的看法,而须如王国维所言,运用二重证据法,作合理的对照研究。事实上,并不是晚近出土的文本才是最好的,或者说,新出土的文献,一定优于传世文本。就时间而言,纵然出土的文本比传世文本更早一些,也显然无法被视为最原始的文本:作为泛起于一定的历史时期的文本,它自己并纷歧定具有劈头的性子,从历史的层面推溯,在它之前可能存在更原初的文本。从内容上说,其表述、义理也纷歧定是种种可能文本中最为上乘的。鉴于以上事实,无条件地将出土文献视为最为完善的文本,显然既是非历史的,也缺乏充实的理性依据。

从另一方面看,这里需要关注的实质问题是,在众多的文本中,为什么单单是现在看到的传世文本得以在后世撒播?最初,差别的版本原本具有大致一致的撒播机遇,为什么其他文本逐渐佚失或被镌汰,而唯有现在看到的传世文本被保留并撒播下来?这里固然有许多的庞大因素,也不能清扫某些有时的缘由,但其中体现的义理与表述方面的优胜之异,显然是不能忽视的方面。这种情形类似头脑史中经典的天生和传承。历史上曾泛起过众多的著述或表达差别头脑的文本,但厥后成为经典、在历史上真正撒播下来的,仅仅只是其中有限的一部分,为什么历史上泛起的众多文献被历史遗忘而未能保留下来?这固然也有许多缘故原由,但其中的主要缘由显然在于这些著作所包罗的头脑原创性差别:唯有真正具有创造性的头脑作品,才可能作为经典而被接受并撒播下来。与此类似,统一著作中的差别文本之所以仅仅是其中某一种文本获得撒播,也有其头脑史的内在缘故原由,而不能完全归之于外在的缘由:与经典一样,这里同样体现了一种历史的选择。

,

usdt收款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更为主要的是,撇开种种文本的优劣对照而从它们在头脑史演化中的现实作用和现实影响看,其中也存在实质的差异。统一文献,也许地下发现的文本在某些表述方面较传世文本更完善,但纵然如此,在两千多年的头脑演化历程中,由于历久被湮没于地下,它们并没有对头脑的生长历程发生任何现实的影响。这就犹如矿产,许多矿藏资源被埋在某一个地域中,它可能很有潜在的经济价值,但在开采之前,这些矿产所具有的经济价值却无法现实地显现出来。就头脑史的演化而言,现实发生影响的恰恰是那些传世文本;头脑史演化的现实历程,也是通过这些传世文献的影响、传承而睁开,而不是以历久湮没于地下、在被发现之前没有对头脑的演进发生现实影响的某些文本为其生长依据。

从前述视域出发,对以下征象似乎需要再思索:每当新的出土质料发现后,经常便会泛起重写学术史、重写头脑史之类的主张。不难注重到,这种要求和看法显然未能充实注重上述历史事实。就实质的层面而言,基于在历史中没有发生任何实质影响的文本“重写”头脑史,无疑既失去了头脑史的原本意义,也难以撰就真实的头脑史。

要而言之,一方面应充实注重出土文献所具有的学术价值,另一方面也需要回到头脑的现实演化历程,制止不适当地赋予出土文献以它并不具有的意义。对传统头脑的诠释,既应兼重传世文本与出土文本、差别的传世文本之间的对照,又需要对传世文本的意义予以合乎历史的一定。

作者:杨国荣(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编辑:陈韶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锡林郭勒盟新闻频道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